红酒渍

Think of me


片段 | 简短



“你到底有没有想我啦—”工作一结束,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刚钻进保姆车,手忙脚乱地接听还不小心按了免提。猫科动物恃宠而骄的撒娇声调就这么在安静的空气中融了一把酸甜水果糖。


比我先前上车的队友看着我了然地笑了笑,唇角便满是打趣与调笑。


“想啦想啦!”我纵然一直玩得开,脸皮厚,可面对这类直白爱情时总会保留着毛头小子最原始的羞涩。


“我跟你讲哩,北京零下啦,冷冷的又不下雪,烦死啦。人家想玩雪嘛。”


猫爪获悉还滴答着踩奶的白渍,一抓一抓地挑逗着我的心跳。我脑海中几乎是立刻拼凑出了他现在的样子。


裹着他那件纯白厚实的浴袍,抓着袖口把手半缩进去,赤着的白足摩挲着丝绸被面。精致的小脸委屈得皱巴巴,娇娇地软下身上的刺任人采撷。


我安抚几句,他兀自委屈的情绪一下泛滥了起来。娇滴滴地和我抱怨着不如意。什么暖气片不给力,冷得他要fong掉啦;什么晚上没有我抱着睡觉,一直在做超级超级可怕的噩梦啦;还有什么他喜欢吃的软糖没有存货了,让我赶紧给他买啦...


明明都是些琐事,在他眼里却是与我撒娇的资本。他刻意惨兮兮地瘪下肉唇,可怜巴巴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我的小事都超重要的,我的生活没有范丞丞帮忙处理都快塌啦!


瞧,猫科动物一贯的求欢把戏。



“还有噢,你最近不在家,他们总偷偷开你的电脑玩,我就把你的密码给改了,你要不要猜猜是什么呀?”


我低头想了想,大概也有了个答案,可还是顺着他的语调配合道:


“是什么啦?”


“Think of me forever!”


纯正的美音自他唇齿间流畅而出,我顿了顿后笑笑,轻声哼唱了起来: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我自然知道这是他最钟爱的那部歌剧里的曲子。中文译名思念我。


轻柔的调子卷着羽毛落下,他听了会后打了个哈切说:


“丞丞,我好困呀。”


“那睡吧,宝贝。”我亲亲话筒,故意啵了一声,隔着万水千山和流动电磁波赠予我的玫瑰一吻。


“If u ever find a moment, spare a thought for me.”


若你有片刻闲暇,记得留些空白来思念我。


“晚安,宝贝,等你醒来就能看到我了。”


那夜我裹着室外冷冽冰霜回到家中,抱紧了我还在熟睡中的宝贝,轻轻在他脸颊落下一吻。


等你醒来后就能第一个看到我了。


你的日日夜夜,你的朝暮朝夕,只要我在,就都不会缺席。


倘若不可抗力强硬分隔我俩,我也一定——


Think of me.



评论(8)

热度(282)